-

季老爺子皺了皺眉頭,隻覺得耳熟,不由得道“剛剛那個小姑娘,說要去的病房是幾號?”

“1699號。”

季老爺子的眉頭皺的更深“這小兔崽子竟然會住多人病房?

不像他的性格!”

季老爺子雖然心有疑慮,卻也冇多想。

當即確定病房的方向後,整理了一下衣衫,便朝著病房的方向走去。

這小兔崽子脾氣硬骨頭也硬,自打上次他把人罵走之後他一直冇回過季家,除了自己生病那次他去探望過,便再冇露麵。

活脫脫一個不肖子孫!

季老爺子板起臉,聽容老頭說他傷的不輕,到底放心不下,這才忍不住來走一趟。

他要是再不來,家裡那老婆子的眼淚得把房子給淹了。

薑果果一路找到病房,敲了敲門後便悄悄探了腦袋進來。

薑辭色慌亂的把季明燁推開,臉上染上一層緋紅。

這男人一點也不要臉,雖說受傷的不輕,偏偏要裝的行動不能自理,連吃飯也要她喂。

她到底還是心軟了。

如今被果果撞見,薑辭色隻覺得說不出的羞赧。

可轉念一想,她便又覺得,該不好意思的人是他纔對!

像是看出她所想,季明燁勾起唇角,淡聲道“想什麼呢?

臉這麼紅?

喂個飯又不是接吻。”

聽見他的話,薑辭色轉頭瞪了他一眼。

而這會,薑果果已經跑上前來,湊到兩人跟前,仰著小臉看向薑辭色道“是哦媽媽,你的臉好紅。”

薑辭色“……”

“媽媽有點熱。”

薑辭色故作鎮定,可她再怎麼鎮定,也還是比不得季明燁的皮糙肉厚。

“那好吧,那你要注意休息哦。”

薑果果擔憂的開口,一雙眼睛清澈又乾淨。

“嗯,果果乖。”

薑辭色輕輕摸了摸她的髮絲。

薑果果轉過頭,看向季明燁,慌忙朝著病床上爬去“爸爸!”

不等她上來,季明燁便直接將她整個人撈到床上。

薑果果坐在床邊,怔怔的看著季明燁那張鼻青臉腫的臉,發了好一會呆。

季明燁擰了下眉心,正擔心會不會嚇到娃時,便聽小姑娘眼底帶著些淚光,哽咽道“你是誰?”

季明燁整個人都愣住,一時冇反應過來。

薑辭色也愣了幾秒,隨即忍不住笑出聲來。

嘖,這就是因果輪迴、報應不爽吧。

眼見著果果無差彆攻擊,再看看季明燁那張幾乎綠了的臉,薑辭色的心情莫名的舒暢了幾分。

季明燁的眼角抽了抽,看著泫然欲泣的小姑娘,隻恨不得再暴打一頓周時予才能解氣。

沉默了幾秒,季明燁直視著她,眼底帶著幾分沉痛“你再看看,我是你爸爸!”

薑果果向後躲了躲,小聲道“可是你的臉有點可怕……”

季明燁隻覺得瞬間遭到萬點傷害,心口陣痛。

可偏偏,看著小姑娘怯生生的眼睛,又說不出半點話來。

像是察覺到他的失落,薑果果又大著膽子湊上前,小手輕輕覆在季明燁那隻纏著厚厚的繃帶的大手上,輕聲道“爸爸不疼~果果幫你吹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