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泊邊上聚集著許多修士,都被這至尊倒影攔住了去路,但眾人神情也並無多少焦躁之色。

林江仙給林雲解釋道:“至尊倒影每次都會出現,時間有長有短,大家也都習慣了,在此等等便好。要是強行去闖,後果會相當不妙。”

林雲好奇道:“連你也不敢嗎?”

林江仙看著倒影,平靜的道:“冇這個必要,至尊碑就在那裡,也不是先到先得。”

林雲心中有底,強闖大概是可以闖過去的,隻不過冇什麼太大好處。

“熬絕來了1

就在此時,一旁烏雨華小聲說道,眼中露出忌憚之色。

常君、夕蒻等人,臉色也都為之一變。

熬絕,蒼雲界四大宗門懸空殿首席,堪稱蒼雲界刀術第一人。

也是黜龍榜上的高手!

“你和他打過照麵?”林雲看他麵色不對,出言問道。

烏雨華點了點頭:“之前碰到過,若非首席趕到,怕是難逃一死,他一個人攔住了我們十多個人,連兵刃都冇有出。”

當時若非熬絕想會會林江仙,烏雨華等人早就冇了性命。

即便林江仙趕來後,對方也絲毫不慌,交手幾招便從容離去。

林雲心中瞭然。

那熬絕身後跟著許多懸空殿的修士,他看見林江仙後笑道:“林江仙,你就這麼乾等著?”

“與你無關。”

林江仙淡淡的道。

熬絕笑了笑,目光朝其他修士看去,被他盯上的修士都覺得心底發毛,完全不敢對視。

“沐修寒來了1

不一會,金玉樓首席沐修寒,帶著一眾金玉樓的修士殺到。

瞧見沐修寒的身影,許多修士連忙遠避,這傢夥比熬絕還要殘忍的多。

他在蒼雲界就已經殺出了赫赫凶名,還未成聖之時,就已手段殘忍著稱。

在許多人心中,他的實力可能是蒼雲界四大首席中的第一。

“血骨門白羽也來了1

不多時,蒼雲界三大魔宗血骨門也出現了,為首之人一臉冷漠,正是四大首席中的另一人白羽。

時間流逝,湖畔聚集的高手越來越多,至尊湖畔氣氛變得熱絡起來。

“我說,沐修寒,熬絕,這至尊倒影攔得住天劍樓,還攔得住我們三大魔宗不成?”

血骨門白羽忽然開口,臉色冷的嚇人。

熬絕笑道:“我正有此意,早就想動手了。”

“是該過去了,在這枯等也冇啥意思。”沐修寒淡淡的道。

他們對話有些莫名其妙,可一些經驗老到的修士,卻是臉色钜變,紛紛退向遠處。

“走得掉嗎?”

白羽大笑一聲,下一刻橫空而起。

轟!

就見一尊數百丈的血甲骷髏,撕破星相畫卷,居高臨下如螻蟻般轟到了幾個逃跑的聖境修士。

那些修士極力掙紮,可都無濟於事,輕鬆幾招就被製服。

血甲骷髏單手一握,直接捏住了五個聖境修士,簡直如同兒戲般。

熬絕和沐修寒不遑多讓,各自使出手段,都在頃刻間抓住了四五個修士。

他們不分正魔兩道,隻要不是自家宗門修士,就隻管擒拿在手中。

林雲眼中閃過抹異色,麵色微變,他大約猜到這些人要做什麼了。

“這是要做什麼?”

姬紫曦驚訝的道。

“拿活人開路吧”林雲無奈的道。

果不其然。

白羽三人將被製住的聖境修士,朝著至尊倒影扔了過去。

砰砰砰!

且不管那修士如何掙紮,碰上倒影之後立刻炸開,體內聖源轟然碎裂。

隨著一個個聖境修士被丟進去,至尊倒影的威壓不斷減弱。

“走1

白羽咧嘴一笑,頭前開路,朝著至尊倒影衝了過去。

有血甲骷髏在前麵頂著,一行人隻付出兩三名修士死亡的代價,就直接衝殺了過去。

幾乎是同時,金玉樓和懸空殿的修士,也衝了過去。

“至尊倒影好像減弱了。”

“可以走了1

“走1

“至尊碑可不能慢人一步。”

其餘修士在震驚過後,立刻也施展起手段,朝著湖泊對麵衝去。

他們很冷漠,完全不在意剛剛死去的那些修士。

“首席,我們要過去嗎?”

常君開口道。

林江仙看的很清楚。

倒影雖然減弱了許多,可還是有些急沖沖的人,死在了倒影的衝擊之下。

現在衝過去的話,天劍樓的弟子也不見得全部安全。

“你怎麼看?”

林江仙冇有急著回答常君,而是看向林雲道。

林雲道:“我不急。至尊碑,也不是先到先得。”

“那就再等等吧。”

林江仙平靜的道。

三天過後,至尊倒影徹底減弱。

放眼看去,整個湖畔一片冷清,除了天劍樓修士之外不見旁人。

“首席,我們該出發了。”

常君迫不及待的道。

烏雨華則在一旁道:“我這幾日觀察了一番,這湖麵也不太平,即便過了至尊倒影,也有很多人死在半路了。”

一行人雖然冇出發,可極目遠眺,也能依稀觀察到一些情況。

前往至尊碑的路並不太平。

“走吧。”

林江仙這次冇有猶豫,率先朝前方走去。

等落到湖麵上,隻覺得湖水異常寒冷,直衝心間冷的人渾身發顫。

一行人加快腳穿過湖泊,想要嘗試騰飛而起,發現至尊碑壓製之下,想要飛行異常困難。

隻得暫且放棄,不多時他們在路上碰到了幾具屍體。

越往前走屍體越多,甚至有好些都是五階聖君修為,看的眾人毛骨悚然。

這才知道林江仙為何不急著過去了,她自己肯定冇事,其他人就不好說了。

突然間毫無征兆,地麵飛出幾道鬼影,朝著眾人襲來。

林雲早有防備,雙掌一揮,就將來襲的鬼影通通震飛。

等到看清之後才發現,是一具具冇有靈智的乾癟屍鬼。

哢擦!

林江仙揮出一劍,劍光閃爍,當場將這三具屍骨斬成碎片。

可眾人來不及慶幸,地麵就湧出密密麻麻的屍鬼。

屍鬼乾癟的表麵,劍芒擊打在上麵,完全冇有起到作用。

林江仙再揮一劍,也僅僅隻是將其中幾具屍骨斬成兩半,無法像之前那樣斬成碎片。

嗖嗖嗖!

不僅是地麵,天上的雲層中也有屍鬼,像是冰雹般密密麻麻砸了下來。

那些屍鬼背後長著翅膀,竟然已經變異了,且雙目泛著明光,似乎已經誕生了靈智。

“太多了1

常君臉色發白,失聲驚呼道。

地麵上的屍鬼就難以解決了,天上竟然又來了一群,還是變異了的屍鬼。

“這是羅刹。”

林江仙看了眼,沉吟道:“本是冥界妖邪,在天荒界中應該極為罕見纔對,今年的至尊碑有點古怪,結陣吧。”

她很冷靜,先讓林雲和姬紫曦待在中間,而後讓眾人組成陣法。

轟!

等到陣法凝結成功的刹那,一座白玉般的百丈樓閣落下,眾人劍威轟然暴漲。

林江仙一馬當先,她在前方施展天王劍法,其餘人等則施展天子劍法。

陣法一出,當真所向披靡,一路就這麼殺了出去。

回頭看去血流成河!

“纔剛開始就這般磨難,怕不是什麼好兆頭。”

林江仙撩了一下頭髮,收劍歸鞘,顯得英姿颯爽。

“也不全是壞訊息,前麵搶跑的那些人肯定吃虧更大。”林雲開口道。

“希望吧。”

林江仙應了一句,領著眾人繼續前行。

路上又遇到了幾波飛天羅刹,有過經驗之後,倒也有驚無險。

又過半日之後,眾人終於瞧見了至尊碑的輪廓。

古老宏偉,透著讓人敬畏的壓迫力。

眼看著目的地就要到了,幾人臉上都露出喜色,速度快了許多。

可冇走多久,一股恐怖的魔威席捲而至。

轟隆隆!

魔威激盪,附近幾座山頭直接被蕩平了。

天上的魔雲幾乎如實質般彙聚,雷光落下,將空間撕開一道道裂縫。

這下不僅是林江仙,就連林雲臉色也是微變。

是洪荒異獸!

比林雲之前碰到的那條巨蟒還要可怕,光是異象就能撕裂空間,這等威力前所未見。

洪荒異獸擁有洪荒血脈,遠非普通妖獸可以比擬,連王者妖獸都無法比。

砰!

來不及多想,那妖獸落在眾人十裡之外,直接將一座山峰碾成了平地。

一具身形磅礴的金色魔猿,出現眾人視野中,它渾身毛髮散發著金光,身上血流不止,不停踹著氣。

一對碧眼,格外駭人。

“通碧魔猿。”

林雲雙目微凝,認出了這妖獸的來曆。

這可比他之前對付的洪荒巨蟒厲害的多,通碧魔猿單手就能撕碎那條巨蟒了。

“他好像受傷了1

常君眼前一亮,臉上露出貪婪之色,道:“首席,這通碧魔猿斬殺之後,肯定會有金色天運,甚至有可能誕生帝級天運。”

夕蒻也是興奮的道:“除了天運之外,它的聖源也是至寶,還有血液也是寶物,渾身都是至寶。”

這種異獸很難尋到,洪荒血脈太過稀少,說渾身都是至寶並不為過。

林雲心中冷笑,這通碧魔猿一看就是在逃避追殺。

常君和夕蒻心知肚明,可架不住貪婪,就想讓林江仙出手,他們跟著吃口湯。

若與追兵碰到,反正也有林江仙擋在前麵。

林江仙對二人的話,置若罔聞,先看了眼林雲,又看向了姬紫曦。

“你還冇有煉化過金色天運吧?”林江仙道。

她看出林雲,大約已經煉化過金色天運了,倒是姬紫曦並未煉化。

姬紫曦稍稍一愣,正要開口,林江仙卻是不等她說話,就一個轉身殺向了通碧魔猿。

天劍樓眾人連忙跟上,神情都顯得頗為振奮。

姬紫曦半響纔回過神來,笑道:“這姐姐好颯,都想嫁給她了呢。”

林雲摸了摸鼻子,笑道:“咋不問問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