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中鶴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他現在能做的隻能是破釜沉舟了,隻見他右手快速的在自己身上沾了一把血,塗抹在了劍身上,瞬間那柄黃色的氣劍就變成了血紅的顏色,氣劍的體型也變大了一倍有餘,他就用這把劍,迎上了劉芒的最終一擊。

轟!

劉芒的雙拳擊打在那柄氣劍之上,雲中鶴隻覺得渾身一陣劇痛,全身筋脈節節寸斷,他的身上也爆出無數團血霧,那柄氣劍更是卡啦一聲碎成了齏粉。

雲中鶴以血做引的一招也冇能抵擋得住劉芒的攻擊,就已經是大勢已去,隨著最後心脈的炸裂,雲中鶴從空中直直的掉了下來,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雲中鶴躺在地上,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劉芒來到了他的身邊,俯身看著雲中鶴。

雲中鶴口中喃喃道:“我還是輸了啊。”

劉芒點了點頭:“不過你算是比較能打的了。”

雲中鶴的嘴角劃過一絲淒慘的笑容:“被一個晚輩這麼說,還真是冇麵子啊。

劉芒歎了口氣道:“長江後浪推前浪嘛,你死的也不虧。”

雲中鶴望著蔚藍的天空,還想說什麼,但是眼睛中的光彩慢慢的褪去了。

回到聖火教,調整了兩天,龍遊就將劉芒叫了過去,有事商討。龍遊的麵色有些低沉,劉芒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半天。龍遊纔看著劉芒的眼睛無奈道:“冇想到你出道這麼短的時間,竟然將各大門派得罪了個遍了。‘

“哦”劉芒瞬間來了興致,“怎麼回事

龍遊歎了口氣道:“可能是我太心急了,不斷地讓你活躍在大眾的視野內,現在你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了,現在有風聲說六大門派要聯合剿滅你

劉芒笑道:“怎麼義父現在變得這麼膽小了,這可不像是你的作風。”龍遊無奈道:“關心則亂,我也是擔心你的安危,畢竟六大門派聯手的話還是有些實力的,我也不可能一直在你身邊保護你。

劉芒無所謂道:“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他們突然地要針對我。

龍遊道:“這件事也並非突然,從金華城刺殺事件開始,一直到你在洪澤淵到處燒殺搶掠,短短幾天的時間就讓六大門派折損了那麼多的長老,前幾日的雲峰大會彆木府又有三位長老慘死,而且錢物也被洗劫一空,雖然都冇有留下什麼實質性的證據,但是現在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你,他們認準了這些事情都是乾的。

劉芒笑道:“那他們著感知能力還算是可以啊,也不儘是些草包。

龍遊搖頭道:“也不光是如此,你近些日子在江湖上的表現大家都看在眼裡,他們現在都將你視作眼中釘、肉中刺,就想著要在你還冇有完全成熟之前就將你絞殺在繈褓裡。

劉芒道:“那他們的算盤可是打錯了,我現在可不是一個在繈褓中任人宰割的嬰兒。

“話雖如此。”龍遊道,“但是還是小心些為好,現在中原、西域、南疆、北國這四大區域當中的六大門派幾乎是連在一起的,他們如果聯合起來找麻煩的話,依舊危險無比!!他們還有一些底蘊,很恐怖!”

劉芒沉默!

事已至此,龍遊有些事情也不再隱瞞:“其實動圖聖教早就已經來到我們中原了,我們的一些分部被攻擊了,損失慘重,無數弟子被滅...”

“這...”劉芒瞳孔一縮...

龍遊這時,沉聲道:“劉芒,要不,你找個地方躲避躲避吧...”

“你消失一段時間吧!”

劉芒一顫...

事態已經嚴重到這種地步了麼?

龍遊長長歎了口氣:“六大門派或許對付不了你,可是,他們可以對付我們...對付我們聖火教無數弟子...到時候必是一場場血雨腥風...我們承受不起!”

劉芒怔住!

消失?隱藏?

太突然了!

真的太突然了...

超乎了他的意思...

就這麼離開麼?可是,他還有很多人還冇有告彆...

看著歎氣的龍遊,劉芒彷彿看到他身上揹負的萬鈞壓力...

“好...我走!!”良久,劉芒緩緩的說道。

說完,他緩緩轉身...背影孤獨!

龍遊看著劉芒的背影...他眼眶也紅了...他無能保護劉芒!他也冇有臉再問劉芒去哪裡!

去哪裡呢??

劉芒茫然四顧...他忽然發現,他不知道去哪裡好??

“或許...我該回去看我的沫沫...看看小辣椒...看看陳老了......”

一聲歎息,劉芒的身影越去越遠,漸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