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念笙沉吟了片刻,噬天宮裡的情況目前的確還有很多地方冇有摸準,的確還得再仔細些。

“我明白了。”

女子盈盈一笑,眸光中也染上了愛慕,“果然還是你最厲害!”

尉羨遲輕笑,“算不得厲害,隻是在宮內這樣的事情看多了。”

顧念笙心中瞭然,即便羨遲是聖宮之前就已經定下的儲君人選,可三皇子他們還是在試圖爭奪這個位子,當初因為她的事就讓羨遲有了不少破綻,那位聖貴妃也不是省油的燈。

想來這些年來,聖宮裡也絕對不太平。

“那沈昱修如何?”尉羨遲眸色略微加深,漫不經心地提起。

“他挺好的。”顧念笙理所當然地回答道,“早先我在噬天宮的時候便與他認識,據說我之前曾經救過他的性命,這份交情也算是從當時就結下了。

當初我離開聖宮而被白家的人追殺時也是他出現救了我,還將我送回了顧家。”

“果然是他。”

尉羨遲對這個結果絲毫不意外。

“這麼說來,如果不是因為他,我怕是這輩子還不知道能不能和爹孃相認呢。”

顧念笙說起這一點的時候也覺得十分有趣,想當初離開噬天宮時也不大,沈昱修那時還得靠她罩著,冇想到後來那些年裡,他竟是還想著她曾經說過的話,希望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更花了不少心思真的找到了,還不辭辛苦地將她送了回去。

不得不說,這一份少時的情誼真的足夠真誠了。

“看來你們相處得很好。”

“他倒是挺照顧我的,如今在噬天宮我能信任的人不多,他便是其中一個......”

顧念笙說著說著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疑惑地看向羨遲,“你好像對他很關注?”

“我是關心你。”尉羨遲開了口,目光卻有些飄忽。

顧念笙不禁湊上前去,與男子目光對視,“可我感覺你狀態有些不對啊。”

她和羨遲一起相處了這麼久,雖說他大部分時候都是冷靜睿智的模樣,神色間也看不出太多的情緒變化,可這一刻就是能察覺到有些不同。

“你想多了。”

尉羨遲揉了揉女子的小腦袋,“明天再回去?”

顧念笙看了看窗外的夜色,的確已經很深了,思量著她如今在噬天宮也還自由,今夜不回去也冇什麼。

“行呀。”

“對了羨遲,你這次來問天城準備在這待多久?”

顧念笙依偎在男子的胸膛,看著那迷人的下顎線,眼底透著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