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芊沐麵不改色,眼神卻像盛著寒冬臘月的冰塊般寒涼,偏又*不已的在男人耳畔緩緩咬字,“顧總,你喝醉了,讓我送回房間……”……...

宋芊沐麵不改色,眼神卻像盛著寒冬臘月的冰塊般寒涼,偏又*不已的在男人耳畔緩緩咬字,“顧總,你喝醉了,讓我送回房間……”

……

飯店的走廊空無一人,低低的*女聲在走道裡*迴響著:“顧總……還冇到房間……”

離電梯最近的房間門口,宋芊沐正被男人抵在門上近乎啃咬的親她,她*如火的迴應,眼神卻始終冰涼。

一聲聲嫵媚如絲的浪吟鑽入耳內,顧景霆的動作更加粗暴。門終於打開,宋芊沐被他直接攔腰抱起,整個人便瞬間騰空。

他半醉半醒的快步走進屋內,將女人重重拋在了床上。看著她性感的身體彈了起來,顧景霆的眼睛紅得更加厲害!

幾乎是瞬間傾身壓了下去,宋芊沐為他解著衣服,男人眼底的火越燒越旺,伸手捏住女人的下頷,逼問:“是不是你?你到底是誰!”

女人撐起了上半身,嫵媚勾人的看著他,漂亮的鎖骨性感的凸著,裙子已經被拉扯的幾乎褪到腰間,*大泄。

“是我……是我……”

她似是非是的回答,勾起一條腿去蹭男人的大腿,豔麗臉龐上滿是*。

顧景霆閉著眼仰頭難耐的粗喘一聲,直接粗暴的撕碎她的衣服,便勇猛的挺身而入!

後半夜,男人越戰越勇。

宋芊沐渾身發軟,幾乎承受到無力。而顧景霆抱著她狠狠的動,起伏的更加劇烈,撞的她上氣不接下氣,*都被堵在了喉間。

“芊沐,你知不知道這幾年我有多想你……”

宋芊沐十指揪緊了床單,細腰頻頻曲起,被又被男人粗暴的按下。

“我後悔了,我錯了,我不要和你兩清,我不準你和我兩清……”

男人沙啞的嗓音在耳畔緩緩傾訴,身下力道卻是半分不減。宋芊沐聽著這些話,早已絕望的心中冇有半分波瀾,卻還是熱情似火的迴應。

“你回來就好,我不會放你走了,你在我身體裡,無論如何都躲不開了……”

承受到後麵,她是在實在受不了了,便試圖反抗。

男人卻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刺激,紅著眼睛直接把她翻過來,折成不能抗拒的姿勢,用比剛纔更大的力狠狠占有她!

大醉的夜晚,男女彌亂放縱的*。

夜深且長,一室繾綣,直至天明。

……

宋芊沐醒來的時候,東方剛升起一絲魚肚白。

四肢的反應遲鈍的不受大腦控製,她稍微挪動一下大腿,便是一陣碾壓的痠疼。

身邊的男人還在熟睡,她小心翼翼的起床,跳下床時有液體順著腿根流出。宋芊沐皺了皺眉,為了在這個男人醒來之前離開,連澡都冇有洗,隨意裹著昨晚破碎不堪的禮裙便要離開。到門口,她忽然想到什麼,又重新折了回去,在紙條上寫下什麼,擱在了床頭的位置。而後,房門輕輕關上,人已悄然離開。顧景霆宿醉發泄醒來時候,頭疼欲裂,身體卻是前所未有的放鬆。他翻身下床,目光忽的瞥到床頭那張顯眼的字條,眉頭一皺,伸手取了過來。第顧總不僅白天能乾,晚上也那麼能乾。章落款的名字,Li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