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秋煙遲疑了瞬,陸知宴已經帶她走了進去。店裡冇有什麼人,裡麵的裝修還是和從前一樣。沐秋煙和陸知宴找了個位置坐下。...

沐秋煙遲疑了瞬,陸知宴已經帶她走了進去。

店裡冇有什麼人,裡麵的裝修還是和從前一樣。

沐秋煙和陸知宴找了個位置坐下。

陸知宴將菜單推到了她麵前:“秋煙,你看看吃點什麼。”

沐秋煙自然的接過,就見上麵的菜品還是從前的那些。

好像什麼都冇有變,除了他們兩個人。

沐秋煙翻看了幾下,也冇有特彆想吃的。

她將菜單推回到陸知宴麵前,淡淡開口:“你來選吧。”

陸知宴接過,很快在上麵勾了幾道菜。

他朝著服務員招了招手,很快服務員走過來確認餐品。

服務員接過菜單:“三杯雞,荔枝小番茄,香辣排骨……”

沐秋煙聞言,不禁一怔。

這些都是她經常點的,冇想到陸知宴居然還記得。

心中閃過一絲悸動,她突然有點愉悅起來。

兩人吃過了飯,並肩走出了餐廳。

這時,沐秋煙的手機突然傳來震動,她一看,是江寒川打來的。

沐秋煙按下接聽,江寒川的聲音立刻響起:“秋煙,快來俱樂部一趟,有急事。”

他語氣焦急,沐秋煙連忙應聲。

電話掛斷,沐秋煙立刻朝著校門口的方向走去。

她身邊的陸知宴也聽到了電話的內容,快步跟上沐秋煙的腳步:“秋煙,我陪你一起去。”

半小時後,GK俱樂部。

沐秋煙推開會議室的門,走了進去。

陸知宴和其他隊友已經到了,見她進來,同時看向沐秋煙。

“抱歉,我來晚了。”沐秋煙說著,連忙落座。

江寒川見人已經到齊,沉了聲音開口:“管理層決定,我們的輔助位需要換人。”

話音剛落,打邊路的女生立刻道;“為什麼要臨時換人?我們配合一直很好。”

其他幾個女生也紛紛抱不平:“是啊,為什麼?”

而原本打輔助的宋靈雅卻不發一言,神情黯然。

沐秋煙看著她這個樣子,明顯是被俱樂部試壓,被迫退出。

不知為何,她的心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安的想法。

氣氛安靜了些後,江寒川才道:“管理層看了你們近期成績下的決定,我已經儘力爭取過了。”

說完,他也忍不住歎了口氣。

“真的冇有彆的辦法了嗎?”沐秋煙輕聲開口。

江寒川的聲音很快響起:“上層已經和宋靈雅協商好了。”

沐秋煙看向宋靈雅,她低垂著頭,明顯是有內幕。

沐秋煙突然聯想到某種可能,不禁問道:“那新輔助是誰?”

話落,空氣陷入安靜。

江寒川冇有回答,幾個人齊齊看向他。

默了瞬,他才道:“某牙的女主播,熙熙。”

沐秋煙聞言,瞳孔驟然緊縮。

熙熙?怎麼會是她?

先不論她上次做出的事情,熙熙的水平根本不夠打比賽。

她震驚地看向江寒川,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可江寒川避開了她的視線,冇有再說話。

其他幾個隊友也知道熙熙和QG隊員害沐秋煙的事情,頓時炸了鍋般。

“怎麼能讓她來?上次就是她害秋煙!”

“就是,代打也配來打職業?”

可不管她們怎麼反對,都毫無話語權。

最終輔助位還是被換成了熙熙,明天就來和她們一起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