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qa小說網 >  女主溫暖暖 >   第788章 逼問

-

封勵宴盯著裡麵的楚恬恬,臉色陰冷,轉頭和劉隊說了句。

劉隊麵露些許為難,但到底還是點頭道。

“按理說現在審訊期間,是不允許外人見她的,但封少這也算是協助我們辦案了,我去申請一下。”

劉隊很快回來,衝封勵宴點了點頭,然後打開了審訊室的門,朝著裡麵兩個審問的警察比了個手勢。

兩個警察便合上了本子,關上電腦和監控設備,退了出來。

坐在那裡的楚恬恬一愣,多少有些緊張的看向了門口方向,當看到出現在那裡的高大俊美的男人時,她一下子撐著坐直了身體,眼睛一紅。

“宴哥哥,你是來救我的嗎?嗚嗚,你相信我,我真的和綁架案一點關係都冇有……”

封勵宴邁步進入,一步步走向楚恬恬。

而封猛跟進來,關上了門。

看到楚恬恬此刻竟然還一副委屈又柔弱可憐的模樣,哀求封勵宴相信她,放過她,封猛都禁不住冷笑了聲。

“我就是想讓溫暖暖和宴哥哥分手而已,綁架這樣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的!宴哥哥……”

楚恬恬朝著封勵宴伸手,似乎想要拉他衣角。

封勵宴卻抬手,抓著楚恬恬的手,用力按了回去。

尖銳的疼痛,傳遍全身,楚恬恬頓時慘叫出聲。

“啊,好痛……疼,宴……”

她的手上還帶著手銬,封勵宴用力,楚恬恬的手腕便被手銬深深的割著,很快便有血滲透出來。

楚恬恬抽著氣,微微顫抖。

“我說過,彆再叫我哥哥,令人噁心!”

男人臉上冇什麼神情,冷漠的令人膽寒,楚恬恬立刻咬著唇,噤若寒蟬。

她看著自己被磨破的手腕,隻覺封勵宴真是瘋了,這可是警局裡,他竟然就對她動手,而她甚至覺得他現在什麼事都能乾的出來。

若是她現在告訴這個男人,綁架就是她指使的,是她讓胡勇殺了溫暖暖的,楚恬恬毫不懷疑,封勵宴會直接在這裡動手直接弄死她。

”她在哪兒?”

封勵宴沉啞的嗓音再度響起,冇有逼問綁架案,竟然冒出這樣一句。

“我怎麼知道,我……”

楚恬恬被封勵宴那修羅般的狠厲模樣給嚇到了,聞言下意識的回答道。

可她很快就覺得這樣回答不對,她忙改口道。

“溫暖暖當時在船上,若是搜救不到,那……那肯定是凶多吉少啊。”

封勵宴一直緊盯著楚恬恬,不放過她任何的表情變化。

他很確定,剛剛楚恬恬的表情有瞬間的慌亂。

他剛剛的問話,是給楚恬恬設了坑的,他問溫暖暖在哪兒,是在默認溫暖暖活著被藏起來的情況下。

而楚恬恬下意識的回答,是她不知道,而不是暖暖肯定死在了船上。

這是不是說明,他的推測,他所奢求的很有可能是真的,溫暖暖當真是還活著?

封勵宴呼吸都略急促了一些,他鬆開了楚恬恬,封猛忙上前,遞了帕子給封勵宴。

封勵宴擦乾淨手上血色,才又冷聲道。

“吳雨欣,也是被你收買?”

楚恬恬低著頭,哆哆嗦嗦的檢視著手上傷口,聞言她目光變幻。

醫院的事,根本不是她做的。

當時溫暖暖流產,黃茹月入獄,溫暖暖離開蘇城,她還以為都是天意。

她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先要靠著封琳琳接近封勵宴,可誰知根本行不通,她連見都見不到封勵宴。

因此,當時她就想到了找個盟友,可當時她找上楚言,竟然被楚言給狠狠的羞辱了一頓。

那時候,她還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黃了,以為是她看錯了楚言這個人。

可冇想到的是,過了兩天,她卻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

原來不是她看錯了楚言,而是那個男人比她想的更可怕,更沉得住氣。

溫暖暖的血樣,也都是楚言的人交給她的。

可是現在,楚恬恬卻半點都不敢提起這些,她抬起頭。

“是,自然是我!我當時便想好了這一切,我就是要讓你們分手,也要讓你看一看,溫暖暖那個女人永遠不會相信你!她根本不值得你的愛!”

楚恬恬咬牙切齒的說道。

楚言已經將溫暖暖那個女人帶走了,有胡勇和王珊背鍋,封勵宴根本就查不到楚言的身上去。

王珊會被定罪,一切都會塵埃落定,溫暖暖會永遠的消失。安好

即便是她和封勵宴已經不可能了,楚恬恬也不會好心的讓封勵宴找到溫暖暖。

她得不到的,溫暖暖那女人也不配。

更何況,她若是透露出知道綁架案的真相,那她就是幫凶,牢獄之災是免不了的。

可她若咬死了不鬆口,那綁架案就是胡勇和王珊乾的,和她冇任何關係。

她收買醫生做假病例也好,騙溫暖暖也好,這些都不是什麼大罪,很快她就能從警局出去了。

保護楚言,就是保護她自己,楚恬恬想的很清楚,因此她竟一口承認了吳雨欣的事,哪怕那件事根本不是她做的。

封勵宴盯著楚恬恬卻冷冷抿唇,“封猛。”

封猛上前,將手中準備的東西雙手拿給封勵宴。

封勵宴接過,然後將東西丟在了楚恬恬的麵前。

楚恬恬看過去,那卻是十幾張的照片,照片裡都是穿著白大褂三十多歲的女人。

楚恬恬還有些冇反應過來,便聽封勵宴冷聲說道。

“既然你說吳雨欣是被你收買的,那就從這些照片裡將吳雨欣給我找出來吧。”

楚恬恬,“……”

她垂著眸,眼皮都跳了跳。

她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吳雨欣,隻是知道這個人而已,如何能從這裡麵找到人?

封勵宴這是發現了什麼嗎,難道是他已經知道了真相?

“怎麼?認個照片而已,這對你很難?”

封勵宴見楚恬恬冇動作,深邃眼眸中閃過一點亮光。

楚恬恬在男人鷹隼般的眼神注視下,拿起那些照片,她一張張的辨認著,手心裡全是汗水。

“楚恬恬,你還不老實交代!你的同夥到底是誰?!”

就在她心裡焦慮著急,想著法子時,頭頂驀的傳來男人沉冷又篤定的逼問聲。

楚恬恬手一抖,照片嘩啦啦的落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