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不一樣的,媽媽,這是不一樣的。”沈盛夏有些無理取鬨起來,看著沈卿卿就哭著喊道。

尤其是今天在知道艾利克斯很快就要被送走了,也許就在下週,聽到這樣的訊息,沈盛夏整個情緒也就都崩掉了。

“哪裡不一樣了?難道盛夏你覺得,媽媽保護不了你?”沈卿卿蹙眉,語氣也有些不好了起來。

畢竟作為過來人來說,她多少還是很理解也很清楚沈盛夏現在所有的不開心到底是為了什麼。

十幾歲的年紀,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對於艾利克斯突然的離開,沈盛夏是接受不了的,這也無可厚非。

隻是沈卿卿不知道自己這樣去阻擋他們在一起,會不會無形中給了沈盛夏一種執念。

如果執念成花,她會不會將對艾利克斯的這份情誼埋藏在心裡,最後生根發芽,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等著艾利克斯回來?

“盛夏,媽媽知道你因為艾利克斯的突然離開會很難過,但這是威廉爺爺為了他好,所以你不應該阻擋他變得更優秀。”沈卿卿微微一笑,伸手去握住了沈盛夏的手,聲音淡淡的,帶了一絲的愧疚,“盛夏,所以你應該也要變得更加優秀,這樣以後再相遇的時候,你也可以很好的出現在他的麵前,對不對?”

“可是,媽媽,艾利克斯哥哥還會回來嗎?”沈盛夏忽然仰頭看著沈卿卿,輕聲開口,“如果他一直被威廉爺爺派出去學習,以後不回倫敦了,那我怎麼辦?”

沈卿卿微微歎息,盛夏這執念,她真的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去說,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勸她放下。

隻是現在先安慰她,“會的,艾利克斯學成以後,自然會回來的,倫敦是他的家,他不回來,能去哪裡呢?”

沈盛夏低頭,不再說話。

艾利克斯哥哥說,他不是威廉家最重視的孩子,從小到大,冇有人在意她他,他被仍來扔去,已經習慣了。

但他也向她承諾了,一定會回來找她的。

“嗯,他答應過我,一定會回來的,一定會的。”

沈卿卿笑了笑,冇有再說話,隻是抱著沈盛夏,拍了拍她的背,一瞬間滿臉的愁容。

看盛夏這樣,應該是會等艾利克斯回來。

安妮,我不想盛夏走我的老路,所以纔會這樣去從阻擾,可是我好像將事情辦砸了,搞得現在盛夏對艾利克斯的感情越來越深了。

現在怎麼辦啊?

安妮,你告訴我,我應該怎麼辦啊?

沈卿卿哄了一會兒沈盛夏,看著沈盛夏睡著了,小女孩兒青澀的麵容中有幾分難過,她伸手去摸了摸沈盛夏的臉頰,微微歎息,“盛夏,媽媽隻想保護你而已,希望你以後不要怨媽媽,對不起。”

話音剛落,她俯身在沈盛夏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吻,這纔給她蓋好了被子,轉身離開。

可沈卿卿不知道,自己剛關門,沈盛夏就已經醒來了,她將被窩抱在了自己的懷裡嚶嚶的哭了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