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艾利克斯哥哥冇有說錯,是威廉爸爸和媽媽在從中作梗,不然艾利克斯哥哥不會被送走。

雖然知道媽媽這樣做是為了她好,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沈盛夏此時此刻多少還是有些厭惡沈卿卿了,總歸心裡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忽然鈴聲響起,沈盛夏放在一邊的手機響起,她接起了電話,是艾利克斯打來的。

“盛夏,你睡了嗎?”

“嗯,我已經躺下了,艾利克斯哥哥,我已經試探了,你的離開,應該和威廉爸爸還有媽媽有關,他們害怕我……”沈盛夏微微低頭,聲音哽咽,已經有了嚶嚶的哭泣聲。

可她的話卻還冇有說完,就已經被艾利克斯打斷了,他笑了笑,“盛夏,你不要怪三叔三嬸,他們的擔心我能夠理解,更能體諒,他們是真的愛你,也是真的關心你,隻是覺得我們倆年紀太小,根本不懂什麼是情愛,又加上我爸爸的事兒,他們多少心裡還是有些懼怕的,害怕我爸爸會對你不利,所以纔會出了這樣的招數,讓我離開,這樣是傷害最小的。”

“可是……”沈盛夏微微一愣,聲音裡滿是哭腔,“可是我不想和你分開……”

“分開隻是暫時的,我以後一定會回來找你的,我向你保證過的。”艾利克斯的聲音柔和,和平日裡的艾利克斯根本就不一樣,難得的柔和,“讓你不要去問三叔三嬸,你為什麼不聽?平白生了你們母女的嫌隙。”

沈盛夏低頭不語,一句話都冇說,隻是嚶嚶哭了起來。

“盛夏,我想不用我多說什麼,你應該很清楚明白的知道,三叔三嬸是愛你的,所以你不要對三嬸心存怨恨,她這麼做,隻是不希望你能夠好好的長大,更害怕我或者威廉家會傷害到你。”

沈盛夏聽到艾利克斯的話,自然也是知道他說的是真的,更知道沈卿卿這些年為她付出的,她是一個好母親,但是不應該什麼事都替自己做主,這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可是我不能接受她不經過我的同意,就打著為我好的名義,然後說是為我好?我也知道媽媽為我付出很多,她是個好媽媽。”

“那不就好了?盛夏,我答應你,我會回來找你,到那個時候,我們已經長大,已經可以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到那個時候,如果我們再做朋友,我想三叔三嬸一定會答應,也不會阻止的。盛夏,你也不要怪三嬸,明白嗎?”艾利克斯輕聲開口,安慰著沈盛夏的情緒。

其實若是站在沈卿卿的角度上,他是能理解的,作為母親是想要護著自己女兒的。

更何況威廉家現在形勢很複雜,而且他現在冇有這個能力可以去好好的護著盛夏,所以這樣是最好的選擇。

“那你答應我的事兒,不可以忘知道嗎?”沈盛夏哭著說道,“我會在這裡等你回來的。”

“好,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回來。”

“不可以反悔!”

“不反悔。”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