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擎微微一愣,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是因為這件事,不過想了想,這也是無可厚非的。

畢竟在沈卿卿看來,如果沈盛夏不開心,那麼她自己也不會開心。

對沈盛夏,她除了有母愛責任,還有一份內疚,所以在處理沈盛夏的事情上,她多少是有些過分,不能夠輕易的用常理去推斷這件事。

現在事情已經是這樣了,他隻能是好好去安慰她,並不能說什麼。

其實如果換成是他,他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也會做出同樣的決定,哪怕看著沈盛夏傷心難過,他也會這麼做。

現在能做的隻能是這樣,至於以後的事兒,隻能以後再說。

如果盛夏和艾利克斯以後真的會在一起,他們還能夠相遇再相愛,那他相信,相信沈卿卿那時候會拚儘全力去護著他們。

隻是現在不行。

“卿卿,你不要想這麼多了,事情現在已經發生了,也已經冇有辦法去挽回了,所以我們不要再去想了。”歐擎抱著沈卿卿,輕聲開口,目光中帶了一絲的心疼,“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很小心翼翼的保護盛夏,害怕她會受到一點兒的傷害,哪怕是一點兒都不行,是因為覺得害怕盛夏出了什麼岔子,會對不起安妮。可是你有冇有想過,盛夏她也是個人,是一個不能被人替代的人,所以你自己應該要明白,很多時候該放手的。”

“我知道,盛夏已經慢慢長大,會有自己的思想,會有自己想要的東西,但是……”沈卿卿欲言又止,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歐擎笑了笑,替她將接下來的話直接開了口,“但是目前為止,你冇有辦法放手,讓盛夏去選擇,對嗎?”

“阿擎……”沈卿卿點了點頭,目光卻一直都在沈念言的身上,心裡很是擔憂,不知道要不要告訴歐擎。

更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去開口。

“那我問你一件事,你可以回答我嗎?”歐擎又問。

“嗯,你說。”沈卿卿道。

歐擎擁著她的手緊了又緊,“倘若幾年之後,艾利克斯學成歸來,而盛夏那會兒也成年了,可以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他們再相遇,想要在一起,你還會阻止嗎?”

沈卿卿微微一愣,她不是冇想過這個問題,也不是冇有去設想過。

隻是現在聽到歐擎說出來,她多少還是有些震驚的。

頓了半晌,她才仰頭看著歐擎,笑著道,“不會,如果到那個時候,他們還能相遇,還能想要在一起,我不但不會阻止,我還會支援他們在一起。就算那個時候,威廉家的人都反對,科瑞恩他們都不同意,那我也一定會竭儘全力去護著他們,不會對他們有任何的阻擾。”

“你既然都已經想好了,為什麼還要糾結這些?盛夏現在還小,你替她做決定,是正確的,我相信安妮泉下有知,她也會支援你的。”歐擎安慰她道,“你不要再想這個事了,以後盛夏長大了,他會明白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