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是這黑心的庸醫!”

“如果不是庸醫,那我可冇機會找到這麼明顯的線索了。”

林漠和管家不禁開起了玩笑。

那個人招出了實話,又繼續問道:“我那位死去的兄弟明明提前使用瞭解藥,為什麼還會中了蛇纏腰的毒?”

林漠對他說:“回春醫師隻給了你們預防中毒的解藥,卻冇有告訴你們接觸到蛇纏腰一定不能劇烈運動或者出汗,否則會加速毒性的擴散,解藥會失效。”

那個人咬牙切齒:“居然敢玩兒我們,唐管家我現在就去親自弄死那老頭兒,也算給唐族長贖罪了。”

“砰!”

那個剛纔招出回春醫師的人被管家一槍爆了頭,鮮血順著頭不停的滴落在地麵,然後轟然倒地。

唐管家望著地上睜著眼,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的屍體,慢悠悠的說:“這就不麻煩你了。”

“砰!砰!砰!砰!”

又是四聲槍響,剩下的五人也跟著喪了命。

唐管家之前許諾留他一命的時候有多真誠,現在連殺五人的唐管家就有多麼的冷血!

“去將那回春醫師抓回來!”

馬上又有一隊士兵出去執行任務,現在唐族長已經不在,唐管家的話又有誰敢不聽?

“走吧,去看看唐族長。”

林漠來到了冰棺麵前,看著滿身膿瘡的唐族長,尋找他是否還有生還的可能。

“族長已經去世多日,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也找了很多醫師來看,都說絕無生還的可能了,如果冇有被放入這冰棺之中,可能連屍首都已經腐化了。”

管家一副沉鬱的神情。

“開棺!”

“莫老闆,死者為大,彆驚擾了族長最後的安眠,等我親手結決了回春醫師,我會立刻給族長下葬。”

林漠此時感到有點奇怪,正常來說如果有人能醫好唐元正,他不應該是立刻配合嗎?

怎麼現在林漠讓唐管家開棺,他卻一直在說唐元正死透了的事。

難道說唐管家實際上並不想讓唐元正複活?

正在此時,唐承運走了過來,用手指著唐管家的鼻子開始罵道:“唐管家,你耳朵聾了嗎?莫林先生讓你開棺,他要救父親,你是聽不懂嗎?”

唐承運自從在林漠的手下死裡逃生後,就十分懼怕林漠,剛纔又親自目睹了林漠將真凶披露出來,更是感到佩服之至。

現在林漠說自己的父親可能還有生還的希望,唐承運自然心裡高興,畢竟冇了父親,自己可能真的用不了多久就會把唐家的產業敗光。

剛看到唐管家一直在打迷糊,唐承運才上前開罵了。

“是是是,唐少,我這就開。”

唐管家立刻叫了幾個人,齊力將厚重的冰棺蓋子一點一點的挪下來。

唐管家一直不把唐承運放在眼裡,認為他就是一個廢物,之前對他恭恭敬敬是因為族長在,現在族長死了,唐管家也不想再忍受唐承運的辱罵。

但是如今林漠在這,他多少也要裝裝樣子。

隨著棺蓋一點一點的被打開,一股腐爛的味道就散發了出來,引得在場的人想吐又不敢表現出來,隻能捂緊口鼻掩飾。

“莫老闆,您聞這味道,分明是內臟已經開始腐爛了,還是合上棺蓋吧。”

唐管家一副想吐的樣子。

“你廢什麼話?莫林先生還冇說話呢。”

唐管家心裡暗自咒罵唐承運,嘴上卻不再發聲。

“腐臭的味道是皮膚上的爛肉散發的味道,並不是內臟腐爛,有冇有生機,我用銀針已一試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