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意識回過頭。許南枝就站在酒店門口,麵無表情地看著我們。平靜地收回視線,跟著沈之年上了車。剛坐下,就接到了我媽的電話,「小宋都跟我講了,多大點事啊,說不結婚就不結婚,非得把我氣死你才滿意嗎?」前麵忽然傳來引擎發動的聲音。...

冇想到他會跟曉曉一起來接我。

剛要說話,突然感覺背後傳來一道冰冷的視線。

下意識回過頭。

許南枝就站在酒店門口,麵無表情地看著我們。

平靜地收回視線,跟著沈之年上了車。

剛坐下,就接到了我媽的電話,

「小宋都跟我講了,多大點事啊,說不結婚就不結婚,非得把我氣死你才滿意嗎?」

前麵忽然傳來引擎發動的聲音。

沈之年手握方向盤,那張淡薄的臉在暗光下莫名顯得有點冷。

我媽那邊頓了一下,好像在強壓著怒氣,「回你爸家再說。」

電話一下子就被掛斷了。

「你媽她——」曉曉握住我冰涼的手,眼神複雜。

算了,沉默片刻,我平靜地笑笑,「習慣了。」

自從我爸媽各自組建了新的家庭後,我媽又生了一個兒子,我爸也有了女兒。

我早就習慣了他們的冷漠和忽視。

路上,從閨蜜口中,我得知她剛纔跟沈之年在附近的餐廳吃飯,所以才一起趕了過來。

隨後她似乎又無意地補一句,「是我哥主動要求跟過來的。」

回到我爸家,時間還很早。

我媽沉著臉坐在沙發上,我爸就坐在她對麵抽菸。

不過冇看到我爸的現任和女兒,應該是暫時迴避了。

聽見我回來的動靜,我媽冷哼一聲,對著我爸陰陽怪氣,

「因為一個遊戲悔婚,要不說是你女兒呢。」

我爸冇搭理她,按滅手上的煙問我,「決定好了?」

我堅定地點頭,「嗯,一切後果我會負責。」

「我不同意!」

我媽的怒氣終於壓不住了,蹭地一聲站起來,指著我破口大罵,

「親朋好友請帖都發出去了,你現在說不結了?早知道你讓我那麼丟臉,當初就不該生下你!」

即使早有準備,聽到這句話,心裡還是狠狠刺痛了。

「媽,不光是遊戲,我還在許南枝手機裡發現了他和那個人的聊天記錄。」

我看著我媽,一字一句,「前天晚上,他們睡了。」

我媽愣了一下,眼裡閃過一絲驚訝,不過很快又斬釘截鐵地說,

「不可能,小宋這孩子多好啊,剛纔還答應幫你弟解決工作,他絕對不會做冇邊的事!」

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她,呼吸都停住了。

我媽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嘴唇動了兩下想要解釋,卻冇有說出話來。

「行了!」我爸突然拔高音量,有點不耐煩,「孩子自己都決定好了。」

「你裝什麼好人啊。」

我媽像是有了宣泄的對象,冷笑,

「她五歲我們離婚,法院把撫養權判給了你。可你呢,什麼都不管,直接把她丟給你鄉下的媽,轉頭就再娶了。」

「後來她奶奶去世,你不得已把她從鄉下接了過來,就因為她奶奶留下的那隻狗對著你女兒叫了幾下,你就要把它賣了,逼得她搬出去。」

她指著牆壁上掛著的一家三口照片,擺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姿態,

「你敢說,自從你那個女兒出生,你心裡還有她這個女兒嗎?」

我爸像是被戳中了什麼,氣得眼睛都紅了,竟也冇否認,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現在還不是隻寶貝你那個兒子!」

……

他們還在互相揭短,絲毫冇發現我已經回了客房。

我在這裡冇有屬於自己的房間,但因為結婚要從女方家接親,我爸特意為我臨時準備了一間客房。

寂靜的屋子裡隻有我的呼吸聲。

手機突兀地響了一下。

陳佳:「我們去唱歌了哦,你要來嗎?」

隨後,又發來一張他們在KTV的圖片。

照片裡,陳佳拿著話筒,唇角微微彎起,注視著坐在沙發上的許南枝。

許南枝那邊的光線有些暗,看不到具體神情,想來也是深情、愉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