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弟弟剛好給我發來訊息。“姐,你見到卉卉了吧,她是不是很好相處?”光看這句話,都能聯想到他打字時的洋洋得意。我失笑,收起手機。抬眸,恰好對上週卉自得的眼神,隨口道:“但願你的命能永遠這麼好。”...

這時,弟弟剛好給我發來訊息。

“姐,你見到卉卉了吧,她是不是很好相處?”

光看這句話,都能聯想到他打字時的洋洋得意。

我失笑,收起手機。

抬眸,恰好對上週卉自得的眼神,隨口道:“但願你的命能永遠這麼好。”

周卉臉色一變,想要反駁。

我搖了搖手機,打斷她,“抱歉,有約了。”

說罷,我在她們夾雜著不屑的目光中走出了寢室。

弟弟約我在一家蒼蠅館見麵。

他奉了爹媽的命令,來看我是否安置妥當。

根據定位找過去時,弟弟正埋頭呼啦呼啦吸溜麪條。

我四處瞧了眼,這裡人聲嘈雜,擁擠逼仄,不由覺得驚訝。

我那有潔癖的弟弟,居然受得瞭如此糟糕的環境。

“怎麼選在了這裡?”

弟弟給我點了碗麪,說:“姐,自從我和卉卉談戀愛了,我才知道以前我有多鋪張浪費,在她的熏陶之下,我決定一切從簡!”

如果冇有理解錯的話,他這是在給周卉拉分?

可是我並不覺得周卉有多樸素無華。

我弟弟送的包雖談不上昂貴,但也不便宜。

說送人就送人。

這是拿彆人的錢假裝大方嗎?

並且,她也冇有弟弟形容的那般平易近人。

我問他:“你真的瞭解周卉嗎?”

弟弟驚訝地抬起頭,“當然了,這幾個月我和卉卉經常約著出去,她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很瞭解。”

我歎了口氣,不忍打擊他的興致,“什麼時候組個局,正式介紹我們相互認識吧。”“姐,你這是願意接受她了嗎?”弟弟滿臉激動。

我埋頭吃麪,不承認也不否認,“有待考量。”

弟弟卻覺得周卉成為徐家媳婦是板上釘釘的事,青澀的臉上滿是希冀。

“卉卉是個好姑娘,她不會讓你失望的。”

他三兩口吃完了麵,留了現金在桌上。

我抬眸看了他一眼,“去哪兒?”

弟弟說:“我和卉卉約好了,要陪她敬老院當誌願者,不能食言。”

話落,一溜煙跑冇了影。

見此,我胸口略有些鬱悶。

長這麼大,弟弟從來冇對我這麼殷勤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