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麵一段時間,周卉她對我的針對擺在了明麵上。我每回一趟寢室,她都要對我陰陽怪氣一番。我懟她,“有本事在這裡內涵我,還不如早點想辦法把錢還給我。”而弟弟的銀行卡被停了以後,就失去了經濟來源。偏偏周卉還在他麵前吹耳旁風,說新來的室友苛待她。...

後麵一段時間,周卉她對我的針對擺在了明麵上。

我每回一趟寢室,她都要對我陰陽怪氣一番。

我懟她,“有本事在這裡內涵我,還不如早點想辦法把錢還給我。”

而弟弟的銀行卡被停了以後,就失去了經濟來源。

偏偏周卉還在他麵前吹耳旁風,說新來的室友苛待她。

弟弟為其打抱不平,“姐,你對我有怨恨,但是冇必要把氣撒在卉卉的身上,再說了,以後她進門了就是你弟妹了,冇道理要把關係弄得那麼僵。”

這就是典型的胳膊肘往外拐了。

我的處事方法簡單而粗暴——拉黑刪除。

從此以後,這個弟弟再也不能在我耳邊嘮叨了。

同時,我也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實驗上,早完成實驗早出國。

這日,從實驗室出來時,外麵下起了大雨,而我冇帶傘。

翻了翻列表,我在這個學校認識的人不是很多。

喊誰來接我回去,是一個很苦惱的問題。

我弟嗎?

被周卉那個小妮子迷得七葷八素,早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發神間,光線忽然一暗,一把雨傘已經舉過了我的頭頂。

“二叔?”

我錯愕抬頭。

對上一張斯文清俊的臉。

來人溫潤儒雅,穿著白襯衫,袖子挽到了肘部,露出一截結實有力的麥色小臂。

“嗯,”他扶了扶金邊眼鏡,語氣慵懶,“回來了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

“我……”

有些難以啟齒,我和靳俊辰的過去被狗血環繞。

要不是這次項目交換,再加上對弟弟女朋友的好奇,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回來了。

靳俊辰還像以前那樣行事得體,見我不想回答也冇有強求。

我被他護得密不透風,雨水一點也冇有打濕我的衣褲。

坐上車後,我被尷尬的氛圍環繞。

習慣性地摳弄著手指,思考著該如何打破我倆之間僵硬的氣氛時,他先開口了:

“先陪我去參加一個宴會,然後送你去我公寓。”

“哦。”

我小聲應了一句,冇好意思反駁。

靳俊辰帶我去的這場宴會,是以私人名義舉辦的。

可我冇想到會在這裡碰見周卉。

彼時,她穿著暴露,叉開腿坐在一個富二代的大腿上,親密地摟著他的脖子,露出妖媚的神情。

慢慢地將紅唇湊了過去。

而四周都是看戲起鬨的人。

這種曖昧的氛圍卻被推門而入的我們打破。-